击剑教练王磊被曝殴打运动员 当事人回忆事发情景

  • 时间:
  • 浏览:65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人们常常会把那些训练要求格外严格的教练叫做“魔鬼教练”,但有的时候“魔鬼教练”也是“金牌教练”,很多队员出成绩,最后甚至成为了世界冠军。但这魔鬼也得有度,比如最近,就有网友爆料称,前奥运重剑亚军王磊在上海男子重剑队执教期间曾多次殴打运动员,导致多名运动员耳膜穿孔。这事儿是不是就已经超越了底线?“体罚”甚至是“殴打”在如今的训练中是应该继续“视而不见”,还是应该对其“宣战”呢?

  上海男子重剑队队员金轶超今年22岁,4年前遇到了教练王磊。在这位当时18岁的小将眼里,王指导应该是神一样的存在吧。他是奥运会男子重剑亚军,世锦赛冠军,为中国击剑队在男子重剑领域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突破。师从这样一位“资深冠军”,应该是很多运动员梦寐以求的机会,但现在金轶超却只有一个愿望,再也别让王磊教我。双方的矛盾要从2011年的一次“酒后打人”说起。

  金轶超:11年的全队比赛没有比好,晚上他就去喝酒了,喝完酒他就撒酒疯,叫我们跑圈,把我们钱包手机都收掉。然后开始一个个打,我被他打的鼻子流血、嘴巴流血、耳膜穿孔。叫他们摆弓步一摆就是半个小时,开着空调还要你汗滴到纸上,把纸全部弄湿为止,你说说看这是人做出来的事情吗?我的诉求就是王磊不要让他回我们男子重剑队做副教练,我们所有运动员的诉求都是这一个!

  和金轶超一样,现在跟随国家青年队训练的朱海禹与王磊也相识4年,只不过他当时年纪更小才13岁,算起来现在小朱也还未成年,但队员们最近一次与王指导爆发激烈冲突,并直接导致其停训、降职的“导火索”正是“小朱”。对于那次“挨打事件”,朱海禹是这样回忆的:

  朱海禹:那天主要就是我被打了,耳膜破损,在韩国,30天后回上海后,做过检查,就是让他自己养一养,也没有吃药,过了两个星期他就自己好了,不是很严重。

  关于当天小朱被打的情况,金轶超和记者描述得则更加激烈。

  金轶超:所有人都站起来,被他一个个打过来,朱海禹本来是想要告发他的,然后现在和他私了了。小朋友都已经被他打到吐了,打到昏过去,然后起来再接着打。

  从2011年的云南汶山到2014年的韩国首尔,队员和记者讲述的王磊打人经过,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在酒后。今天,记者多次拨通王指导的电话,但均无人接听,而此前有媒体曾就此事向他求证,王磊回应,“扇队员耳光是根本不可能的,即使有,也是小打小闹,不存在对队员造成什么伤害。我四年前对金轶超有过一次,不小心造成金轶超耳膜有点受伤,当时是他反过来求中心主任不要罚我了。最近的一次就是小朱了,他是跟我很亲近的一个孩子,我们的沟通没有问题”。今天,记者采访了两位“小打小闹”的主人公,金轶超认为这是“暴行”,而朱海禹则认为这是“狠铁不成钢”。

  金轶超:他打我的时候,我是感激他的,我们都是感激他的,因为他把我带进队的,我们都觉得运动员嘛,教练打打骂骂也是正常的。但我们现在觉得事实并不是我们想象那样,因为我们这样反而助长了他一次又一次的暴行。

  朱海禹:对我期待值比较高,可能打比赛一到关键时刻顶不住的老毛病总是出现,可能他自己当运动员的时候也是这样过来的,极端的手段和方法来帮我把这个问题解决掉嘛。

  当年王磊的教练如何训练王指导,我们不得而知,但在训练场上的“体罚”绝不是孤案,甚至可以说是代代相传的陋习,甚至女队员的脸部也不能幸免。造成这种风气在体坛长吹不散最现实的困境就是,有些“魔鬼教练”对运动员的成绩提升确实有帮助,如果你告发他,那还要师从该教头继续练下去吗?

  运动员艾冬梅:我一个当事人现在已经想通了,他在击剑方面确实有自己的想法,我现在确实也是因为这个教练有一定成绩,我也在进步,那么我觉得还是可以给这个教练一次机会的,用成绩来弥补他做过的不大正确的事情。

  “将功补过”这个描述,不仅出现在了朱海禹的话里,还出现在了上海市自行车击剑运动管理中心党总支书记郭红生的表态当中,郭主任表示,王磊所犯的错误影响恶劣,教训深刻,衷心期待他能将功补过,继续为上海乃至国家的击剑事业出力。被打者、打人者、管理者看似都达成了一致,如果不是“闹事儿”的其他队员,这个“插曲”早就翻篇了。只是我们依然不知道在其他运动队中还有多少没被曝光的不和谐音符依然在涌动。(记者张闻)